首 页
新闻热议 社交职场 心灵鸡汤 情感男女 生活家庭 幽默开心 游山玩水 时尚魅力 吃货世界 健康养生 艺术影音 文史书画

文史书画 >> 看毛泽东怎么与美国谈外交,太痛快 太伟大!
看毛泽东怎么与美国谈外交,太痛快 太伟大!

对付美国,开国领袖毛主席给咱们做出了杰出的榜样。学习毛主席,对付美国人。

咱别的不说,就说朝鲜战争,我们叫抗美援朝。毛主席是文戏武戏唱的都漂亮。


看文戏嘛,该谈谈,武戏,打!尤其第二战役,主席拿出了几十年打仗的绝活,第一战役完胜之后我军主动撤退了,麦克阿瑟不明白,哪有打胜了往回跑的?不讲民主嘛,开会讨论,麦克阿瑟灵机一动,一拍大腿:不是中国军队后期给养跟不上了吧?追!下令追。这一追不要紧,掉进了毛主席给他做的大口袋里,这口袋有多大?能装36000人。其中包括24000美军,美国陆军最精锐部队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上将,三星军衔,上面许他了,这战不管胜不胜,回去四星,而且号称美军的巴顿,可以看到这个人可能是当时美军准备把他作为领军人物的。可惜,在逃跑途中,他的指挥车翻进山沟给摔死了!第二天,美国报纸大黑框“今天是美国陆军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总统杜鲁门急眼了,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其实杜鲁门这个人特文气,小背头,金丝眼镜,急了把眼镜一扔:“要对中共军队使用一切武器!”有记者问:“请问:包括原子弹吧?”他把眼镜一摘:“你听懂了吗!一切,懂吗!”你跟记者急得着嘛。可见受刺激之深。过两天,看见报纸登了,应麦克的请求,26颗原子弹运抵朝鲜海域附近,先在平壤投放,投放成功后,将在北京投放。一时间,中国人民的头上有美国原子弹的威胁。原子弹在日本投了两颗,厉害。这个消息传到北京的时候,正在召开最高国务会议,毛主席正在主席台上坐着呢,秘书满脸苍白,神秘兮兮,主席,绝密看看。主席当时一看,说:“念,给大伙念!”最高国务会议都是些什么人?部长以上干部,各民主党派都在那坐着,这一念,鸦雀无声。紧张,原子弹来了。毛主席啪一拍桌子站起来了,说了一句在今天听来都掷地有声的话:“你打你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最后我一定战胜你!”看到了吗?啥叫纯爷们?这就叫纯爷们!五次战役一结束,乃至到朝鲜战争结束,老美也没敢给咱扔原子弹。


到了越南战争,中国告诉它:你不许越过北纬17度线,越过我就出兵!他就没敢过。那一回就够了,知道毛主席说话算话,真打!咱们刚建国,什么也没有,真是,精神的力量不可战胜!毛主席的儿子都上去了,咱还怕什么!领袖带头了,你非说毛岸英是镀金去,你怎么不把你儿子送去镀金呢?!说话得有良心对不对?这是武戏,文戏毛爷唱得更叫漂亮,我深深为此感到自豪!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这件事知道吗?没来之前就下了三招。


第一招:美国总统没有到一个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访问的先例,让我来得请我来,主席说:我没请他,我得实事求是,不好意思可以别来嘛。他得来,他找咱来的。最后,1971年8月份《中美联合公报》这么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获悉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先生有访华意向,故发出邀请。”这样说挺好吧,对吧?


第一招败了,第二招:美国总统到世界各地访问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得坐总统防弹轿车,得乘美国空军一号 ,否则不安全。主席说了:在中国,安全问题不是他该考虑的,到这来,就得坐中国车,乘中国飞机,怕死,怕死别来啊。毛泽东时代不允许,涉及到国格问题,毛主席毫不含糊。


第三招又出来了:美国总统到世界各地访问,那得电视现场直播啊,美国人民得看,“电视直播系统”有吗?没有。它知道中国没有,它拿这个涮着玩儿。没有,没事儿我送你一套。不就几百万美元嘛。那时候东西贵。主席说:我们这么大国家不用你送,我们买得起,打听打听去哪买?一打听,美国出,日本出。主席说:去美国买去。采购人员带着支票去了。美国一看,送你一套不要,涨价,翻番涨。钱不够了呗,给国内打电报,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斡旋,啥“斡旋”,不就划价嘛。主席讲了:“咱们这么大国家不划价,有钱!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大国跟你划那价,掉价!有人说:你看,毛主席不讲经济,呸!你才不讲经济呢!毛主席太懂经济了!设备采购回来了,调试好了。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副助理黑格准将——后来的国务卿很满意,这设备为我们的总统访华购置了?购置了。按国际惯例得出租金?啊对。多少钱?好说 ,我们多少钱买的你就出多少钱吧。他傻了,还涨价你涨吧,涨了跟我没关系!对不对?看到了吗,既维护了民族尊严,又白捞一套。你说毛主席懂不懂经济么?你说呢?



1972年1月3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亚历山大.黑格准将率先遣组来到北京,为尼克松的中国之行作技术安排。黑格此行带来了尼克松和基辛格的重要口信:由于苏联企图继续包围中国,美国对中国的生存能力表示怀疑,准备力图抵消苏联对中国的威胁,以维护中国的独立及其生存能力。希望通过这次访问,加强尼克松总统的世界领袖的形象。


毛泽东得知黑格口信后说:“包围中国?要他们来救我?那怎么了得!顶回去!无非尼克松不来。不来就不来嘛!22年都不来了,再等22年也无所谓。尼克松不来,土克松、砖克松也会来。


毛泽东批准的中方答复说:“我们认为,任何国家决不能靠外力维护其独立和生存,否则只能成为别人的保护国或殖民地。……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一切妄图孤立、包围、遏制、颠覆中国的阴谋都只能以可耻的失败告终。”“美方口信表示,期望通过访问,加强尼克松总统作为世界领袖的形象。对此我们难以理解。一个人的形象取决于他自己的行动,而不是任何其他国家。我们从不认为有什么自封的世界领袖。”


当中方把答复稿念给黑格后,黑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我是个军人,可能我没有正确地转达尼克松总统的意思。”


这样,先过三招,美国招招败。

1972年2月21日中午11点半,美国总统专机在北京降落,开始了他历史性的跨越。11点半来的,这咱中国人叫饭口啊,赶着吃饭来的。这尼克松为了吃中国饭,练了3个月筷子,倍儿溜儿。狗不理包子十八个褶,好吃!吃美了就犯困,咱中国人午睡他也睡午觉,他睡觉前得洗个澡,讲干净嘛,澡盆里的水放好了,准备往里跳了,基辛格来了说:总统阁下,澡洗不成了,毛泽东主席要见你。尼克松当时就翻了,(尼克松说)什么?我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毛要见我也不事先通知!就是不乐意的那个意思。基辛格当时脸色不大好看:“毛泽东主席见外宾从来不事先通知,这么说你见不见吧,你要不见我不能保证此行还能见到他”。看戴高乐了吗,戴高乐临死最大遗憾是没有见到毛主席,也是最后遗憾。你看《戴高乐传记》都有写着呐。主席万年身体不行了,中央规定了,每年会见20个外宾,多一个,列入下年计划。这次来没见着不坏了。(尼克松):去吧去吧,赶紧去吧,穿吧穿吧去了,临去还差点儿自信,问基辛格:“亨利,你看我这件衬衣颜色毛会喜欢吗?”。(基辛格):你别磨叽了,快走吧!俩人走了。


一、进中南海又愣住了,中南海这么冷清呢,新华门就4个卫兵,没人理他,他说:“这里既没有爱丽舍宫的辉煌,也没有克里姆林宫的威严,但毛书房从地板一直到天花板的书仿佛要把我压垮,我知道,这是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浓缩”。没有人接待你,你来了嘛,对不对。咱又没有外交关系,没有欢迎,特冷清。在书房见的,看毛主席这范儿。一见面,握手寒暄,落座。尼克松特直率地说:“主席阁下,我们这次来华的目的,想跟您探讨一下美中两国咱们共同抗衡苏联。”单刀直入。毛主席一笑,用手指一指身边的周恩来:“这些小事你去同他谈,我只同你谈哲学问题”。哲学是大学问,尼克松听不懂,他在传记中写道:“我云山雾罩般地听毛跟我谈了一小时十五分钟的哲学,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毛的风采,毛的睿智已经征服了我,站在他的面前,我不敢说半句假话,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站在严厉的先生面前那样,因为毛智慧的双眼仿佛把我看透”。看见了吗 ,服吗?服了!临告别时姿势都变了,右手握右手,左手搀着毛主席的胳膊肘——这就是毛爷!知道吗?


中美之间真正的较量是在台湾问题上。通过艰苦谈判,2月25号中美双方草签了《上海公报》,26号按计划周恩来陪尼克松去杭州玩儿一天,你想想看看西湖,他夫人带喂鱼,玩儿美了吃美了,到晚上他找事儿,亨利.基辛格找到中国副外长乔冠华:“乔,我们国务院专家研究的公报,发现我们吃亏了,我们提出修改”。请问:“哪儿修改?”基辛格:“100多处啊 ”。乔冠华当时头都大了:“这我可做不了主,我得请示周恩来总理”。赶紧赶到周总理驻地,周恩来说:“这事我也定不了,得请示主席”。电话打到主席卧室是1972年2月27日凌晨1点零5分,主席听完周总理的汇报之后略一思考,说了如下的话:“鉴于他是有勇气访问中国的第一个美国总统,我们可以适当照顾他。(大国领袖的胸怀看到了吗?可以适当照顾你!)但是,在台湾问题上一个字都不能动!动一个字他就空手回去!”看见没,原则性。前面叫灵活性,这叫原则性。这边(周恩来)担心了,那就不签了?主席又说了一句:“恩来啊,(领袖的胸怀是不一样的)不要担心,要知道美国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份公报”。主席把老美都研究透了。当中方把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意思通知美方,美方:既然台湾问题不能动,别的地方修改没有意义,象征性地修改了一两处。


27号上午在上海签字,下午尼克松跨太平洋经日本回美国。在太平洋上空的时候,他随后翻看他同毛主席谈话不懂的记录笔记,他还挺有好习惯,一边谈一边记录。它突然感悟,当初看不懂的那些东西,恰恰是《上海公报》每一段开篇的话,就是他看不懂的。他说:“我突然发现,毛泽东虽然年事已高,而且重病缠身,但他仍然牢牢地把握着这个世界!”服了。


至于他的接班人——后来的总统福特,1975年那到北京跟毛主席说的话,作为中国人我感到无比自豪!福特临告别说的:“尊敬的毛主席,在我们要离开北京的时候,我代表美国人民真诚滴邀请您访问我们美丽的国家,我听说您70高龄还畅游长江,如果您能去美国,尽管我不会游泳,我冒死也要陪你游密西西比河,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毛主席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话,得够他琢磨半天的,主席说:“你没有这个荣幸了”。福特一愣,怎么说这话?“因为我已经接到马克思的请柬(因为身体原因去不了了)”。接着,话锋一转,把一个礼仪问题变成一个外交实质问题。再说,台湾的大使还在你们那里,你叫我怎么去?看到没,把客套话变成攻击 ,厉害吧?福特当即表态:“尊敬的毛主席,我向您保证:只要我明年连选连任,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同台湾断交同北京建交。”。在场所有的人鼓掌!除毛主席以外,毛主席仍然面无笑容,又说了下面的话,什么叫学问,这就叫学问;什么叫境界,这就叫境界;什么叫范儿,这就叫范儿。好好听着是不是范儿:“中国有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年轻人还是看你的实际行动吧。”后面的话更狠:“再说了,你明年能不能当选还不知道呢”。他第二年就没当选!

看见毛主席怎么对付老美了吗?你服吗?我为中国有毛主席这样的伟人感到无比的骄傲 !!!更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



毛泽东主席首次会见尼克松总统谈话全文



参加会谈人士: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王海容(中共外交部特别助理);唐闻生(毛之译员);
  
  尼克松总统;基辛格(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洛德(美国国家安全会议笔录员)
  
  日期及时间:一九七二年二月廿一日,星期一;下午二时五十分-三时五十五分
  
  地点:北京毛泽东主席官邸
  
  (双方见面先相互问候。毛欢迎尼来访;尼表示能与毛会面乃莫大荣幸)
  
  尼:主席真是饱读诗书!周总理说,你书看得比他多。
  
  毛:昨天你在飞机上给我们出了个大难题。你说,一定要谈谈有关哲学的问题。
  
  尼:我这么说,是因曾拜读主席的诗词及演说稿,而了解他是个专业哲学家(中方人士笑)。
  
  基:我在哈佛教书时,都指定学生研读主席的文集。
  
  毛:我那些文章不算什么。我写的东西了无新意。
  
  尼:主席的文章震撼全国,改变了世界。
  
  毛:我没能力改变世界。我能改变的只是北京附近几个地方。咱们的
  
  共同老朋友,蒋介石委员长,不会赞成这个(说法)。他骂我们是共
  
  匪。他最近还发表了篇演说。你看了吗?
  
  尼:蒋介石骂主席是匪。那主席怎么骂蒋介石呢?
  
  周:一般来说,我们称他们蒋介石集团。我们的报纸有时叫他蒋匪,我们也被回骂成匪,反正,我们是骂来骂去。
  
  毛:其实,我们跟他的友谊比你们跟他的友谊历史还长。
  
  尼:是的,我知道。
  
  毛:这些问题不是我权职内该讨论的。应该与(周)总理讨论。我讨论哲学问题。也就是说,在你选举时我是投你一票的。有位叫FrankCoe先生的美国人,他在贵国一片大乱之时,也就是你上次竞选时,曾写了一篇文章。他说,你会当选总统。我很喜欢那篇文章。但现在,他却反对(你)这次访问。
  
  尼:主席说曾投我一票,那他是两恶相权取其轻。
  
  毛:我喜欢右派。人家说,你是右派,共和党是右倾。(英国)希斯首相也是右倾。
  
  尼:戴高乐也是。
  
  毛:戴高乐是另外一个问题。大家也说,西德的基督民主党也是右倾。我比较乐见这些右派掌权。
  
  尼: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至少是目前,左派说到的右派能做到。
  
  基:总统先生,还有一点。左派的都亲苏联,不会鼓励(美国)朝
  
  (中华)人民共和国靠拢,而事实上也因此而对你批评。
  
  毛:正是如此。有些人反对你。我国国内也有反动集团,反对我们与你接触。结果呢,他们跳上飞机逃往国外了。
  
  周:这件事你或许清楚。
  
  毛:放眼世界,美国的情报比较正确。其次是日本。苏联呢?他们最后总算跑去挖出尸体了(指林彪等人坠机案)。但他们也没说什么。
  
  周:在外蒙古。
  
  尼:最近的印度-巴基斯坦危机,我们也碰到类似的问题,美国左派严厉抨击我为何不与印度站在同一阵线,其实左派的理由有二:一、他们支持印度;二、他们支持苏联。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放眼大局,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国家(不管他有多大)吞没他的邻国。此举虽让我付出政治代价(我并不后悔,因为这么做是对的),但我认为历史会证实这么做是对的。
  
  毛:容我提个建议(只是建议),你可否少做点简报呢?(此时尼克森指著基辛格博士,周恩来则笑笑),若把我们在此的谈话内容以及形式上的讨论向其他人简报,你认为好吗?
  
  尼:毛主席尽可放心,我们在此的谈话内容以及我和周总理的讨论绝对保密,不会跨出这房门一步,这是最高层密谈的唯一方式。
  
  毛:这就好。
  
  尼:举例而言,我希望和周总理以及稍后和毛主席就台湾、越南、朝鲜等问题交换意见。我也希望讨论以下敏感问题,包括日本前途、次大陆前途、印度未来角色、全球动态、美苏关系等。因为唯有我们著眼于世界全局以及影响全球的主力,我们才能对眼前迫切问题做出正确的决策。
  
  毛:以上那些烦人的问题我并不想介入太深,反倒是喜欢你的哲学讨论。
  
  尼:举例来说,毛主席有一件有趣的现象你应该注意到了,大部分国家都同意我们今天的会面,但苏联有异议,日本则表达了他们的疑虑,印度也不赞同。所以我们必须找出原因,并决定未来政策发展的方向,以便因应全球以及眼前南北韩、越南、当然还有台湾问题。
  
  毛:是的,我同意。
  
  尼:例如我们必须自问-只限在座的人,为何苏联在与贵国的边界集结的兵力多于在与西欧接壤的边界?我们也必须自问,日本的未来是什么?是要让日本保持中立、完全没有武装好呢(我知道我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抑或让日本与美国在某段时间内维持某种关系好呢?以哲学观点而论,我要强调的是,国际关系里无所谓好坏的选择。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绝不可制造真空状态,因为真空随时会被别人递补,诚如周总理所言,美国已摩拳擦掌,苏联也摩拳擦掌,问题是哪一方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构成危机?到底是美国侵略抑或苏联侵略?这些问题虽棘手,但我们有必要讨论。
  
  毛:就目前而言,不管是来自美国的侵略抑或来自中国的侵略其实都是相当次要的问题,换句话说,侵略之类的话题可说根本不是重点,因为我们两国并未处于交战状态。贵国打算撤出若干部队回国,我国则未派兵出国,因此我们两国的现状十分奇怪。这是因为过去廿二年来,我们双方的想法从未透过谈判交流过,我们双方进行乒乓交流至今不到十个月,而贵国在华沙提出的建议迄今也不到两年。此外,我国在处理问题时,摆脱不了官僚机制。例如,贵国希望双方能在私人层次上交流,或是互开贸易大门,但这些提议全被我们官员搁在一旁,坚持旧立场,在未解决重大问题之前,根本没有次要问题出场的份。我本身也曾这么坚持过,后来我认为你是对的,接著我们开始打乒乓球,周总理说,这也是在尼克森总统上台后才有的。巴基斯坦前总统介绍了尼克森总统给我们认识,当时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曾反对我们和贵国接触,他说应该比比詹森总统与尼克森总统孰优孰劣,但巴国总统雅亚说,这两人不能比,也无从比。他说,一个像流氓(他指詹森总统),我不知道他这印象是打哪儿来的,我们这边也不太喜欢和詹森总统打交道。贵国前几任总统,从杜鲁门到詹森,我们都不太满意。我们不是很满意杜鲁门与詹森。
  
  从杜鲁门下台到詹森上台之间的八年,都由共和党总统执政,这期间你大概也还没想清楚。
  
  周:重点是杜勒斯的政策。
  
  毛:他(周恩来)之前也和基辛格博士讨论过这个。
  
  尼:但他们(指向周恩来与基辛格)握过手。(周笑笑)
  
  毛: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博士?
  
  基:毛主席,那段期间全球局势产生剧变,我们从中学到很多。以前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没什么两样,直到尼克森总统上台我们才了解中国所进行的革命本质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有所不同。
  
  尼:毛主席,我了解有一段期间,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看法,和毛主席与周总理有很大的出入。现在我们能同聚一堂,主要是因为我们认清世界新局势,同时也认清一国内部的政治意识形态并非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外与对双方的政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说,我们看法不同,而周总理与基辛格博士已就这些歧见交换意见。
  
  同时我们也要说,审视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强权,我们知道中国不会威胁美国国土。我想你了解美国并无意染指中国,而中国也无意宰制美国,我们相信你也了解美国并无意称霸全世界。此外,或许你不相信,但我真的认为,中国或美国这两个大国均无意独霸全球,因为我们对这两个议题的态度一致,所以对彼此的疆界领域均不会构成威胁。因此,虽然我们理念有所不同,但仍可以找到共同点,建构一个双方均可无后顾之忧地照自己路线发展的全球架构。其他国家我就不敢说了。
  
  毛:我们也不会威胁日本或南韩。
  
  尼:以及其他国家,我们也不会。
  
  毛:(询问周恩来时间)你认为我们今天讨论的够多了吗?
  
  尼:是的,散会前我想说的是,毛主席,我们知道你和周总理冒了很大的风险邀请我们来此,对我们而言,这也是很困难的决定,但是读了毛主席一些谈话后,我知道他是会把握机会的人,定会掌握时机、打铁
  
  趁热。
  
  另外,我也有一些个人的感想要对周总理说。周总理,你并不了解我,由于你不了解我,所以你不该信任我。你会发现,我从不信口开河,说些我做不到的事,我总是做的比说的多。在这个基础上,我希望能和毛主席以及周总理开诚布公。
  
  毛:(指著基辛格)「掌握时机,趁热打铁」,我想总的来说,像我这样的人说话像放炮(周噗嗤而笑),说些「全世界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反动势力、建立社会主义」之类的话。
  
  尼:像我,还有匪帮。
  
  毛:但你或许不会被推翻,据说他(基辛格)也不会被推翻,若你们都被赶下台,我们就没朋友了。
  
  尼:毛主席,你的经历我们大家可是众所周知,出身赤贫,一路攀爬到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最高位置。
  
  我的背景就没有这么精采,我同样出身穷苦人家,一路爬到国家元首之位。历史结合我们两人,问题是各自抱持不同的哲学观、但都是脚踏实地,获人民爱戴的我们是否能达成突破,除了为中国与美国效劳之外,亦能在未来几年替全球效命?而这正是我们在此的原因。
  
  毛:你所著的「六大危机」写得不错。
  
  尼:他(毛)饱读诗书,学贯五车。
  
  毛:我书读得太少了,所以对美国一知半解。我必须请你介绍几个老师给我,尤其是历史与地理老师。
  
  尼:好,一定找全国最好的名师。
  
  毛:这正是我对斯诺先生的评语,斯诺先生已在几年前过世了。
  
  尼:真遗憾。
  
  毛:没错。双方能够好好交谈就不错了,即使未达成任何协议也无所谓,因为持续对峙对我们有何好处?谈判为何一定要有结果?若我们第一次失败,人们会说,为何我们无法第一次就成功?唯一的理由是我们走错路了,但若我们第二次成功了,他们又会怎么说呢?

 

来源:2015-09-03 ART艺术共赏 | 2015-09-04(
如不慎侵权或内容有误,请即联系我站。

如页面图像、音视频显示不完整,请切换浏览器到<极速模式>

WX24小时


WX24小时(精读收录)已不再更新!
需要阅读新的微信文章,推荐至“微信官方平台”查询、阅读。
本站联系邮箱:wx24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