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热议 社交职场 心灵鸡汤 情感男女 生活家庭 幽默开心 游山玩水 时尚魅力 吃货世界 健康养生 艺术影音 文史书画

文史书画 >> 大明首辅严嵩“大奸”炼成记
大明首辅严嵩“大奸”炼成记

据记载,年轻时候的严嵩,身材修长、眉目清秀、声音洪亮,是个真正的美男子。特别是两颗眼睛,宛如朗星,远远望去,飘飘然有神仙之慨。他混迹官场近半个世纪,实际上,在前20多年,他有着很好的“清誉”,是个大家都称赞的好官。那么之后,他又是如何一步步变成“奸臣”的?



  嘉靖帝的调教和严嵩“心领神会”的配合


  事情发生在严嵩担任礼部尚书不久的嘉靖十七年六月。当时,“大礼议”的喧嚣虽已结束,嘉靖皇帝也已如愿以偿地尊称父亲为“献皇帝”、母亲为“皇太后”,但在一群拍马屁的官员的鼓捣下,嘉靖皇帝决定把父亲“献皇帝”的牌位搬进太庙,让他的在天之灵能够和太祖朱元璋、太宗朱棣这些前辈见见面,能够和父亲成化皇帝、哥哥弘治皇帝、侄子正德皇帝叙叙旧,高兴高兴。


  皇帝想让父亲在天上高兴,却难倒了在人间的礼部官员。太庙本来是用来供奉本朝历代已故皇帝牌位的,这个并没有真正做皇帝的所谓“献皇帝”的牌位如果搬进太庙,该摆放在哪里?是放在他哥哥弘治皇帝之后,还是放在侄儿正德皇帝之后?放在哪里都好像不合适。但皇帝只管做出荒唐决定,至于如何落实这个荒唐决定,则是礼部,特别是礼部尚书严嵩的事情。


  满载着“清誉”担任礼部尚书不久的严嵩没办法,只得召集有关部门负责人进行商议。大家一致认为,皇帝的这个决定匪夷所思。没做过皇帝,怎么能硬把牌位塞进去?于是,由严嵩领衔,上了一道奏疏,指出将“献皇帝”牌位摆进太庙的不合理。嘉靖见到这个奏疏,心里自然不痛快。他将奏疏驳了回去,但语气比较缓和,让严嵩等人再议。从嘉靖帝的性格来说,其实是给了比自己大26岁的新任礼部尚书严嵩一次面子。


  礼部的意见被驳回后,一位户部侍郎跳了出来,以个人的名义对“献皇帝”牌位进太庙的做法提出了批评。对于这个本来没有议礼任务的户部官员的多管闲事,嘉靖毫不客气,指责他“肆欺不道”,下锦衣卫拷讯。这叫做敲山震虎,杀户部的鸡给礼部的猴看。


  尽管这样,严嵩仍然没有畏缩。他改换战术,不再正面反对把“献皇帝”的牌位搬进太庙,而是对“献皇帝”莫须有的丰功伟绩大唱赞歌。说“献皇帝”封在安陆州,就和当年周文王在陕西一样;而“献皇帝”生下了嘉靖,又与当年周文王生了周武王相似。皇上的“中兴”伟业,也就是“献皇帝”的伟业。所以,给“献皇帝”追加任何尊号都不过分。他的功德,就是一座永恒的太庙。当然,严嵩有一句话没说:既然是永恒的太庙,这牌位进不进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马屁可以说拍得有点过分、不伦不类。严嵩们也不考虑周文王、周武王父子是怎么得到天下的,难道正德皇帝是商纣王、正德皇帝的天下是殷商的天下?但嘉靖并没有责怪、反驳,又放了严嵩一马。


  久病成医,经过“大礼议”的洗礼,嘉靖在“礼”的问题上已经是颇有心得,或说已经成了专家。

 

  当年,张璁以一篇《辩礼疏》、一篇《大礼或问》,向以杨廷和为首的满朝大臣发动攻击,嘉靖仍然历历在目。他仿照张璁的《大礼或问》,亲自写了一篇《明堂或问》,共1200余字。他让人抄录若干份,分发给大臣,人手一份,让他们好好学习。


  嘉靖在《明堂或问》的开篇说:“明堂(这里特指太庙)或问者,非上人以好辩……实不得已之言也。”意思是说,我亲自写这个,并不是无事生非,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你们这帮做臣子的,没有一个真心实意在办事。我只好教你们如何开窍、教你们懂得如何为君父分忧。接下来,嘉靖皇帝以一问一答的方式,引经据典,一步一步对父亲“献皇帝”入太庙的合理性进行阐述。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摆在严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放弃自己的立场,按照皇帝的意思办;坚持己见,不惜罢官而去。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反复斟酌之后,严嵩和他的同僚们屈服了。他们清楚,在嘉靖面前,在嘉靖尊崇父亲的问题上,是没有价钱可讲的。于是,仍然是由严嵩领衔,礼部由反对“献皇帝”入太庙,转而帮助皇帝寻找到了“献皇帝”入太庙的理论依据和事实依据,从而帮着皇帝完成了这件“万难之事”。


  问题解决了,皇帝高兴了,不但实现了父亲入太庙的意图,还通过这件事教育了包括严嵩在内的一批人,教会了他们如何理解和贯彻自己的意图、如何把自己的荒唐决定演绎为英明决策并坚决执行。


  但这件事情却使严嵩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脑子急转弯,这个礼部尚书的位子可能是保不住了。因为就在他领衔第三次上疏,帮助嘉靖帝寻找到“献皇帝”入太庙的理由不久,那位跳出来反对“献皇帝”入太庙的户部侍郎,就被嘉靖下特旨削职为民了。


  从此以后,严嵩变了,变得更加小心谨慎、唯君命是从。他一次又一次地、越来越娴熟地,到后来就习惯成自然地把嘉靖皇帝的荒唐决定解释为英明决策了。


  嘉靖皇帝对帮助过他的人一定会给予回报的。于是,他一次又一次地给严嵩加官晋爵,开始是由礼部尚书入阁,然后是少保、少傅、少师,武英殿大学士、谨身殿大学士、华盖殿大学士,再后来是上柱国。最后无官可加了,便给他儿子、孙子封官。


  一代“奸臣”,就这样在嘉靖皇帝软硬兼施的调教中逐步诞生了。



儿子的招怨和老子的纵容



  严世蕃的长相和父亲严嵩截然不同。严嵩身材修长、眉目清秀,严世蕃却是“短项肥体”,脖子短、身体肥。严嵩目若朗星,严世蕃却瞎了一只眼睛。但严世蕃却极其聪明,所以也极其自负。他曾经和友人学曹操煮酒论英雄,认为天下人才,只有三位,自己不仅是其中的一位,而且是排列第一的一位。严世蕃有什么本领如此自负?他至少有三大本领。


第一大本领: “颇通国典、晓畅时务”,对国家的典章制度特别熟悉,对时务政局有通达的洞察力。


严嵩入阁时已经63岁,仍然神清气爽、精力充沛。所以许多人猜测,说嘉靖所以始终信任严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严嵩的长寿,因为严嵩越老越是仙风道骨,嘉靖想沾沾他的仙气,想跟着他长寿。但好日子过得也快,63岁入阁,转眼间就是七十、八十了。尽管身体好,尽管是长寿,但精力总是在逐渐衰退。作为首辅,他既要处理国家大事,又要在西苑的值房上班,陪着皇帝向上天祈祷,帮着皇帝写与上天对话的“青词”。这些,都是特别需要花精力对付的。所以,严嵩有很多公务就交给儿子严世蕃了。当时的记载说,六部九卿,朝廷大员,向严嵩的代表严世蕃汇报工作,有人早上去严府排队,等到晚上也不得一见,只得打道回府,次日继续排队。京城中致有“大丞相、小丞相”之称。严嵩是大丞相、严世蕃是小丞相。如果有急事求见小丞相,得先打点门卫,所谓“宰相门前四品官”,即此之谓也。


  第二大本领:能够认识嘉靖皇帝写的字、读懂嘉靖皇帝的心。这个本事却是他父亲严嵩所不具备的。


  嘉靖皇帝从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是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人,有什么想法、什么意图,或见到各部门的奏疏,他也往往写上几个字,或批上几句话。这是其一。其二,因为酷信道教,以与上天对话为乐,所以嘉靖皇帝的这几个字或几句话往往又暗藏机锋,道家的情、佛家的性、儒家的理,往往就在里面。其三,他写的字又是龙飞凤舞,行不行草不草,这就需要猜测。既要猜测这字是什么字,又要猜测这字里面所包含的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玄机。


  严嵩虽然也聪明,嘉靖皇帝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他也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但对于嘉靖皇帝龙飞凤舞的书法,特别是书法后面隐藏的种种玄机,或者根本就不是什么玄机,而是词不达意,严嵩却是缺乏悟性,但儿子严世蕃在这方面却特别有悟性。不管嘉靖的文字多么潦草、怎么故弄玄虚,严世蕃虽然只有一只眼睛,却是真正的一目了然、猜无不中。这就帮了父亲的大忙。嘉靖也认为,他的意图,只有严嵩才知道,这才真正是君臣一心。但嘉靖怎么也想不到,严嵩后面竟然有一个有如此本领的儿子。


  儿子贡献越大,严嵩对儿子的信赖程度也就越大,对儿子的胡作非为也就越纵容,严世蕃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这就造成了他的第三大本领:捞钱。


  捞钱的路子有多条,严世蕃最拿手的是两条。一,通过官员的任命捞钱。由于熟悉典章制度、通晓时务政局,所以哪个职务重要、哪个岗位艰辛,哪个地方贫瘠、哪个衙门肥实,统统都在严世蕃的心中。但他掌握这个情况并不是为了更好地安排干部,而是用来收受贿赂。地区不同、部门不同、岗位不同,都标出价钱,按价授官。二,通过卖弄人情捞钱。有人得罪皇帝被抓起来,严世蕃便放出风声,说这事除非我们家老爷子出面,否则是死路一条。有人得罪皇帝被抓起来,又被放出来,严世蕃又放出风声,说这是我们家老爷子做了皇帝的工作,你们得感恩。


  这一年下来,有多少官员被任命、多少官员被抓进监狱,又有多少官员抓了又被放出来,十年、二十年下来,严世蕃收受的贿赂就无法计算了。有记载说,严世蕃不仅和友人煮洒论英雄,也和友人酒后比财富。经过一番比较,排出了当时的富豪榜,严家赫然名列前茅。


  但严世蕃的本领越大,得罪的人越多,招致的怨气也越大,而所有这些怨气,全都对准了严嵩。可以说,老子严嵩在如履薄冰地伴君,儿子严世蕃却在嘻笑怒骂地弄权;老子严嵩在陪着笑脸结善缘,儿子严世蕃却在随心所欲招怨气。



老百姓的评价和社会舆论的推动



  老子长期在位,高官厚禄却无所建树,甚至助纣为虐,在官场的腐败过程中随波逐流乃至推波助澜;儿子仗着老子的权势,拉帮结派、卖官鬻爵,视国家大事、百姓生计为儿戏。在中国老百姓的眼里,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你不是奸臣,那天底下哪里还有奸臣?所以,用不着《明史》把严嵩收入《奸臣传》,老百姓早已经把严嵩视为奸臣了。这种情绪、认识,通过小说和戏曲表达出来,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小说、戏曲是当时的“主流媒体”)。


  而且那时的小说,主要是说书人说给人们听的。一人说、众人听,如痴如醉。而且,明朝的人编戏、编小说,往往把当代的人和事编进去。不管什么人,一旦被编进了小说、戏曲,一夜之间,可能就天下闻名,不是流芳千古,就是遗臭万年。


  在明朝的后期和清朝的前期,至少有几十种小说和戏曲在演绎着严嵩。其中有隐去姓名,如《金瓶梅》。《金瓶梅》以北宋末年为背景,但当时的人们认定,它其实是在说明朝的事,是挂宋朝的羊头,卖本朝的狗肉。比如,《金瓶梅》中的蔡京父子,就是影射严嵩父子。更多的小说和戏曲,则是真名真姓。如《大红袍》、《鸣凤记》等等。严嵩之所以遗臭万年,就是因为在这些小说和戏曲中,他总是反面人物,而且常常是反一号,是大奸臣。


  这样一来,由戏曲小说,代表着普通老百姓的认识,形成强大的舆论,把严嵩定格在了无恶不作的大奸臣。根本不需要《明史》定案,严嵩就完成了他的奸臣三部曲。



(摘自《百家讲坛》(讲稿))

 

来源:2015-11-15 大众文摘杂志社 | 2015-11-23(
如不慎侵权或内容有误,请即联系我站。

如页面图像、音视频显示不完整,请切换浏览器到<极速模式>

WX24小时


WX24小时(精读收录)已不再更新!
需要阅读新的微信文章,推荐至“微信官方平台”查询、阅读。
本站联系邮箱:wx24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