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热议 社交职场 心灵鸡汤 情感男女 生活家庭 幽默开心 游山玩水 时尚魅力 吃货世界 健康养生 艺术影音 文史书画

艺术影音 >> 她一路走一路画,要把整个欧洲画下来
她一路走一路画,要把整个欧洲画下来


Echo,毕业于北京大学及法国巴黎ESSEC商学院。旅欧七年,现居瑞士苏黎世。以手绘的形式为大家呈现精彩的欧洲,她要把整个欧洲画下来



2008年9月 巴黎


告别故人和北京的秋,来不及伤感,便迫不及待投入巴黎的秋。这一万公里之外的秋,竟是美得更加慷慨大方。天蓝得没有一丝杂质,树叶的颜色明亮饱满。坐在露天咖啡座,秋日的金色阳光,透过行道树茂密树冠的空隙洒下来,把树干的形状巨大而清晰地印在咖啡馆奶白色的墙上;间或有凉风吹起,金褐色或黄绿色的凋零的落叶便悉悉梭梭地滚将起来,不远处喷泉里的那汪水更是颤抖得厉害。贪吃的鸽子不甘落后地加入这一幅秋景,在脚边不知疲倦地走动,甚至于胆大到跳到椅子上、桌子上,拿那副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乞讨吃食。

2008年12月布拉格


不知好歹,穿着零度的衣服到了零下十几度的布拉格,被冻得瑟瑟发抖,结结实实地见识了一回欧洲的严冬。然而天色将明时,依然挣扎着起来,走上晨雾中的查理大桥,这座六百多年前铺下第一块基石的古桥,没有了白天熙熙攘攘的游客,竟宁静无辜得如一名晨起梳妆的少女,披着轻纱,与我默默相对。伏尔塔瓦河在底下不解风情地流淌,然而朝霞毕竟还是令它渐渐闪烁妩媚起来。我忘了今夕是何年,也忘记了寒冷。



2009年4月 布鲁日


从巴黎暂时搬到了布鲁塞尔,第一次,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工作。四月了,冬天的尾声却依然蛮横地盘旋不肯消失。行人们依然竖起大衣领子试图挡住寒风,在大街上匆匆而过。不过,池水终究是化了,有阳光的日子也终究是慢慢多了起来。周末,也终于有心情出去散心了。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布鲁日,从布鲁塞尔往北一小时,生在北方,却秀丽得如同南方水乡来的温柔小媳妇——有水的地方,大体总是要温柔些的。那初入职场被震得懵懵懂懂、担惊受怕的心情,也终于在这里被熨烫得平整舒坦些了。

2010年11月 阿姆斯特丹


机缘巧合之下,开始了巴黎和阿姆斯特丹之间的通勤。两个相距不过3小时车程的欧洲大都市,却宛若两个人间。阿姆的空气里都是大麻和快乐的味道,所有人在六点前整齐划一地下班。看不见在冷风里抽烟穿黑丝袜的女人,高大彪悍的荷兰女人们用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踩着同样彪悍的单车呼啸而过。在巴黎被认为最低级的油炸小食是荷兰人的正常午饭,女人亦可以站在便利店里不顾形象地大啃特啃……才惊觉,自己对巴黎的一切是太过习以为常了。迟钝被惊醒,总是一件好事。


2011年6月 意大利菲诺港


绿皮火车晃晃悠悠地在意大利中北部穿行,走走停停,仿佛行在时间无涯的荒野上。村庄,田野,隧道,缀满鲜花的阳台,慢吞吞地朝后退去,星星点点的野花则肆意地在原野上铺将开去。我不知要去哪里,也忘了从哪里来。那是一个揣测与兴奋交织的午后,绿皮车之后接着小船——此景只因梦中有:桅杆林立,白帆点点,三边连绵的山坡上是浓荫藏不住的彩色小屋,另一边则引向广袤的海面,直至海天会合处。不,那不是梦,那是《云上的日子》里的场景,看,年轻的苏菲玛索曾在那个石阶上奔跑。菲诺港,我来到了这里。

2011年6月 意大利菲诺港


绿皮火车晃晃悠悠地在意大利中北部穿行,走走停停,仿佛行在时间无涯的荒野上。村庄,田野,隧道,缀满鲜花的阳台,慢吞吞地朝后退去,星星点点的野花则肆意地在原野上铺将开去。我不知要去哪里,也忘了从哪里来。那是一个揣测与兴奋交织的午后,绿皮车之后接着小船——此景只因梦中有:桅杆林立,白帆点点,三边连绵的山坡上是浓荫藏不住的彩色小屋,另一边则引向广袤的海面,直至海天会合处。不,那不是梦,那是《云上的日子》里的场景,看,年轻的苏菲玛索曾在那个石阶上奔跑。菲诺港,我来到了这里。

2012年3月 日内瓦


慌乱中告别巴黎,搬到日内瓦开始了新工作。终于安顿下来后的第一个周末,独自坐在日内瓦老城的长椅上,和周围人一样懒洋洋地晒太阳。冬末的阳光并不热切,然而慷慨的亮度、澄澈的天空已足以让人心情明快。目力所及是天际处白皑皑的勃朗峰。我猜想当夏天迫近,这片白色是否会慢慢褪去。不急。反正我将有机会见证这个小城春夏秋冬的轮回。接踵而来的将是一日复一日或单调或繁复的生活,未知的喜怒哀乐,我耐心地等待着,如同等待体会这个小城的一丝真味。


2013年6月 安纳西


第三次到安纳西,欧洲就是有这样幸运得不像话的小镇,有湖,有山,有草坪,有船,有天鹅,却唯独没有喧闹,或过度的喧闹。不忍心打扰这里的居民,却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地来。避开游客聚集的蒂乌运河上的岛宫监狱,偏爱远远望向浓荫之下的情人桥。踯躅前进的独行客,手挽手的爱侣,一一穿过这幅画卷,静变成动,动又融于静。可知,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2014年3月 苏黎世


几经波折,终于在苏黎世安家。某日去日内瓦办事,回来在夜色中走出苏黎世站,远山上几星灯火,湖水澄静如墨。绕着火车站走了长长一段路,终于找到回家的电车,那站名,是用一种我还陌生的语言写就的,却每个字都在说:回家了。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灼见┃我们注重分享美好事物,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如有版权异议请一定告知我们处理,我们十分尊重原创作者和愿意维护原创作者的权益。小编微信号:meili5212

视觉宴:中国第一视觉微杂志(微信号:diyishijue)

来源:2015-03-27 视觉宴 | 2015-03-27(
如不慎侵权或内容有误,请即联系我站。

如页面图像、音视频显示不完整,请切换浏览器到<极速模式>

WX24小时


WX24小时(精读收录)已不再更新!
需要阅读新的微信文章,推荐至“微信官方平台”查询、阅读。
本站联系邮箱:wx24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