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热议 社交职场 心灵鸡汤 情感男女 生活家庭 幽默开心 游山玩水 时尚魅力 吃货世界 健康养生 艺术影音 文史书画

文史书画 >> 吴冠中的油画原来这么美!
吴冠中的油画原来这么美!

吴冠中 池塘人家 1996

吴冠中曾经说道:“你一定要穿着大师的拖鞋走一走,然后把拖鞋扔了,在穿和脱的过程中,你就会找到自己。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长期以来,吴冠中不懈地探索东西方绘画两种艺术语言的不同美学观念,执著地守望着“在祖国、在故乡、在家园、在自己心底”的真切情感。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时时会感受到中国传统水墨的神韵和西方现代表现手法的视觉冲击力。用油画来表现中国传统的东方意蕴,这种独特的绘画思想和影响力,不仅突出表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而且还拓展了中国油画的表现空间。

吴冠中 山间春色 1974

吴冠中 桃花季节 1996

吴冠中 桃花 1963年

吴冠中 小山村 1963年

吴冠中 梨树 1964年

吴冠中 山村晴雪 1964年

吴冠中 桂林山村 1972年作

吴冠中 小山村 1982年

吴冠中 秋 1972年

吴冠中 太湖鹅群 1994

吴冠中 涨潮 1994

吴冠中 崂山松石 1975

吴冠中 黄山竹林 1973年作

吴冠中 黄山松 1973年作

吴冠中 初春 1974年作(1380万元人民币)

吴冠中 溪畔金秋

吴冠中 白云与白墙 2002

吴冠中 水上人家 1996年作

吴冠中 富春江畔 1963年作

吴冠中 富春江 1974年作

这是一幅统一于灰绿基调的富春江春色图,吴冠中先生充分运用了大刀阔斧铺陈块面和细笔精勾小树枝条的反差对比,画出了富春江畔湿漉漉的春意。远山环抱的一组白房和近处树下的一簇黄花遥相呼应,为春天的山光水色平添了一抹明媚。

吴冠中 白皮松 1972

吴冠中 点线迎春 1996

吴冠中 故宅 1997

吴冠中 瓜藤 1972

吴冠中 高粱与棉花 1972

吴冠中 玉米 1974年作

吴冠中 红莲 1974年

吴冠中 红莲 1997年

吴冠中 红莲 1997年

吴冠中 北京雪 1994

吴冠中 又见风筝 2003

吴冠中 房东家 1972

吴冠中 白杨山桃 1975

吴冠中 木 槿 1975年作 (6325万,2011年6月)

《木槿》这件作品蕴含了吴冠中对自然与人的关系问题的思考。

画面中郁郁葱葱的木槿花铅华洗尽,只有点点绿叶映衬着素雅的小花、显得温馨静谧,就像一股无声的生命之泉在画面中汩汩溢出,永不枯泽。吴冠中的笔法是那么清新、自然,看着大师的作品,人们仿佛不仅是用眼睛在观赏,而是在呼吸他的画,呼吸着他画中的花朵和生命。

吴冠中 向日葵 双面作品

此幅作品是吴冠中画于1962年前后的一幅“红色经典作品”,正面画的是高大的向日葵,下面是江南小镇上人们宣传-思想的情节,墙上的红色标语:“伟大领袖-万岁”则是那个时代的明显特征。整个画面突出的是:画家以世界级大师梵高的画法画出醒目的黄色与当时的生活情节。

吴冠中 瑞金风景 60年代作

吴冠中 乞力马扎罗雪山 1975年作(2016万元,2010年6)

吴冠中 长江三峡

吴冠中 黄山三岛 1975年作

吴冠中 雨后玉龙山 1996年作

吴冠中 翠堤春晓 1975年作

吴冠中 紫竹园风景 1975年

吴冠中 漓江竹林人家 1976年作

在《漓江竹林人家》重迭掩映的明暗交错中,简朴的屋舍与翠绿的竹林才是他寻寻觅觅的景色,艺术家在朴实无华的寂静空间里创造了丰富的细节与景深,画里细腻流畅的线条:前景蜿蜒的小径、环绕的竹篱笆、一旁的小树与一丛丛修长的竹干不仅仅勾勒出轮廓与细节,同时也在垂直与水平的视觉引导中平衡整体画面。

而吴冠中多样化的笔触或许来自传统绘画元素的继承,大片竹叶的挥洒、方向和力度,隐含着抑扬顿挫的意味;右边褐色调的削壁屏立于竹林后,画家利用木板本身与油彩创造出肌理纹路,在大笔写意间形成干擦飞白;虽然我们依稀可以分辨得出远山暗面油画笔的刷痕,但因吴冠中运用之巧,反倒成了山水古画上的点点苔痕,既是客观的自然再现,却又是经由艺术家内在精神转化的心灵风景。

吴冠中 桂林的村庄

吴冠中 桂林山水 1976年

吴冠中 绍兴湖

吴冠中 红莲人家

吴冠中 梦乡 1993年作

《梦乡》画于1993年,此图是吴冠中三个“三方净土”的代表作品。

吴冠中品尝了西方禁果又苦恋东方伊甸园,创造出优化混血独具个性的新体系,开拓了“水、油、墨”、“灰、白、黑”、“画、文、诗”三个“三方净土”,成为林风眠之后中国新艺术的一位杰出代表,博得了东西方专家和观众的关注和共鸣。

吴冠中 春秋 1994年作

《春秋》画於1994年,这是吴冠中最具个人风格的作品,也是他成功后的一个标志性作品。画面以灰黑色构筑了大地母亲的形象,数株树苗长在大地母亲的怀抱,这是画家把大地比喻为母亲,每个画家都像小树一样。

经过一系列合乎逻辑的蜕变过程,吴冠中80年代后期逐渐出现了一批大写意油画,这是他的第三次顿悟,以“写”和“虚”的观念确立为标志,找到了自己融合中西的又一个契机,色调趋向简洁的黑白,用笔成竹在胸一挥而就,与西方绘画浓烈、厚重、反反复复地堆、压、改、拉开了越来越大的距离。

稀释、薄涂、自由洒脱,在西方现代绘画中亦不乏实例,吴冠中只是将这种画风转化成了艺术的整体态度,转化为中国的笔墨观和色彩观。此图又提供了造型观念的新尝试。是吴冠中揭开了中国油画崭新的一页。

吴冠中 遗忘的雪 1996年作

吴冠中 鲁迅故乡 1978年作

吴冠中 鲁迅故乡

吴冠中 韶山 1977年

吴冠中 1996年作 嘈嘈皆乡音

吴冠中 西双版纳村寨

吴冠中 又闻杜鹃

来源:2015-04-08 ART艺术共赏 | 2015-04-09(
如不慎侵权或内容有误,请即联系我站。

如页面图像、音视频显示不完整,请切换浏览器到<极速模式>

WX24小时


WX24小时(精读收录)已不再更新!
需要阅读新的微信文章,推荐至“微信官方平台”查询、阅读。
本站联系邮箱:wx24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