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搜文章 |
 
 
文史书画
山水旅行
运动健康
艺术影音
奇异世界
情感文化
社会世界
居家生活
首页 文史书画 《传奇女人 成就传奇》
传奇女人 成就传奇



孟小冬


孟小冬年轻时


在陈凯歌的电影《梅兰芳》问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她。她的名字只有在那些关于《梅兰芳》或者《杜月笙》的传记中偶尔出现。但现在,通过陈凯歌的这部电影,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开始注意到这个闪耀着奇异光辉的名字。她的绝世唱腔,她与梅兰芳、杜月笙缠绵悱恻的动人爱情,她的真性情与绝世的美貌,让她注定为世人所注目。她是梨园的“冬皇”、著名的美人,她就是绝世名伶——孟小冬。


绝世名伶孟小冬


孟小冬是否孟氏血脉,目前存有争议。在30年代的小报、剧刊上登载的有关孟小冬的身世介绍,基本上别无二致,都说她是孟家后代,祖父孟七,父亲孟鸿群。然而,民间却传说她非孟鸿群亲生,而是孟鸿群在汉口演出时领养的。


将嫁梅兰芳之孟小冬(旗装)


梅兰芳与孟小冬


梅兰芳和孟小冬两人的最后分手,其实是两败俱伤。


梅兰芳和孟小冬第一次同台,是在1925年的一次义务戏上。而两个人的一段真情,最后以四万块钱做了了结,不免有些可悲。



唐瑛


唐瑛


云集的美女,让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显得分外的香艳。六十年前的上海百乐门舞厅(Paramount),号称“远东第一乐府”。梦幻般的灯光,玫瑰花图案的地板,浪漫的爵士音乐,光滑如镜的弹性舞池,仿佛都述说着上海的绚丽与奢华。有一个曼妙女子时常来此跳舞、消闲、挥洒青春,她就是唐瑛。当时,在交际场上风头最足的她与陆小曼被并称为“南唐北陆”。


旧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


旧上海最香艳的交际花唐瑛


现在,以昔日上海滩生活为题材的小说或影视作品成为时尚,在这些作品中,“交际花”是不可缺少的主要角色之一。她们既长得美艳又善于交际,常年周旋于一些有钱男人之间,依靠这些男人供养,物质生活十分优裕。



陆小曼


陆小曼


如果说“南唐北陆”中的唐瑛是男人心中的朱砂痣,那么陆小曼便是那床前的一抹明月光。她不是烟花,却比烟花寂寞三分;她不是玫瑰,却比玫瑰美艳动人;她是一汪碧海,澄净透明却又深广难测。她可以在任何一个时代兴风作浪,她可以挑起所有男性潜藏的热情与欲望。陆小曼因徐志摩而被人熟知,而徐志摩也以他毕生的灿耀光芒燃烧着陆小曼孱弱的青春,却同时也掩没着陆小曼绝世的才情。


陆小曼


名媛需要一个瞩目的空间舞台供使用,更需要合适的阳光土壤作为滋生萌发的营养。不经过北京社交场所的锻打淬火,犹如一尊未开光的佛像,不是正宗的名媛。小曼经过北京社交界的熏染,又加聪明、伶俐、悟性高,是一块名媛的好材料,很快红遍北京城,成为名媛中的名媛,女人精华中的精华。


陆小曼与唐瑛对戏


陆小曼读书中


想想陆小曼是个怎样的女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交际场上的名媛,她的美貌连胡适都要赞叹说小曼是北京城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这样的女人不是娶进家里就完了的。她花销大,感情又过丰盛,习惯了光彩照人的生活。她是要让人呵护着过日子的。


陆小曼与徐志摩


陆小曼与徐志摩的故事世人皆知,笔者最近读到台湾版《不容青史尽成灰》(刘绍唐著)一书,内有一篇名为《从蒋复璁之逝谈到徐志摩的感情世界》,涉及徐志摩的“阴错阳差”拿错信的往事,煞是令人品味。


志摩钱挣得辛苦,却很轻易被小曼花掉,他后来沦落得四处问朋友借钱,拆了东墙补西墙,颜面扫地。这样过日子,再好的感情也磨没了。在一次争吵中,志摩离开小曼,却在外出途中飞机失事,死得很惨。


晚年陆小曼


陆小曼也曾说:我跟他(翁)只有感情,并无爱情。这也是老实话,小曼一生只爱过一个人,那就是志摩,志摩是她灵魂中的爱人。



凌叔华


凌叔华


如今,知道凌叔华其名其人的并不多,但她却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与冰心、林徽因齐名的“文坛三才女”之一。凌叔华学养丰厚、文才画禀皆长。在写文作画与处世待人上,凌叔华都以平和、温婉、淡雅着称。她用女性特有宽厚与温润看世界,也用这样的心态对待她周围的人们。凌叔华的才情及艺术实践,为中国现代文学史增添了重要的篇章。走近这位曾被文学史忽略了的艺术家,我们可以从中体悟到一种令人思索的历史况味。


陈西滢与凌叔华


1924年泰戈尔访华,徐志摩侍奉大诗人左右。凌叔华是作为燕京大学学生代表去欢迎泰戈尔的,由此同时认识了徐志摩和后来成为其丈夫的陈西滢。据说,泰戈尔曾对徐志摩说过,凌叔华比林徽因“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北京欧美留学生及部分文教人士每月有一次聚餐会。后将聚餐会扩大为固定的新月社,由徐志摩主持。上世纪20年代社交公开已蔚然成风,林徽因、凌叔华和陆小曼夫妇都入盟成为新月社的常客。


凌叔华和丈夫女儿于伦敦公园


徐志摩曾经追求过凌叔华,凌叔华可说是徐志摩的“红粉知己”。这在徐志摩1923年与1924年间写给凌叔华的信(后来经凌叔华曾发表在《武汉日报》的《现代文艺》上,但收信者名字却被涂掉中,可看出端倪。徐志摩日后曾对陆小曼说“女友里叔华是我一个同志”,意思是她是那种能了解他“灵魂的想望”和“真的志愿”的朋友。凌叔华也不只一次说过,志摩与她情同手足,他的私事也坦白相告。



林徽因


幼儿时期的林徽因


林徽因曾为徐志摩写诗,说他是人间的四月天。事实上,在当世男人的心中,她才是他们的四月天。她的美貌、她的才情以及她惹人怜惜的小性情,这一切都让人心动不已。林徽因是一个有着卓越才华却也普通性情着的女子,三个杰出而优秀的男子成全了她的美丽。现在,有关林徽因的一切都成为了一个不休的话题。人们艳慕她的美貌、智慧和才气,更慨叹她拥有了世间最美好的爱情。可是,一个人的一生真的可以活得如此完美吗?


少女林徽因


开春的四月初,父女由上海登上法国Pauliecat邮船,航行在烟波浩淼的海洋,林徽因纵目远眺,视野从未有过如此开阔。开阔的不止是自然境界,还应该是她的胸襟,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偌大的世界。


林徽因所以早熟,除了由于聪慧,主要应该归于几乎是遭遗弃的母亲给她心理蒙上的阴影。纵然她自己深得父亲以及其他长辈的宠爱,但是,当受宠之后回到冷落的后院,面对母亲阴沉怨愤的神情,她不得不过早地体会世态的阴暗。


林徽因


在伦敦,林徽因确立了献身建筑科学的志愿。父亲的房东是位女建筑师,林徽因从她那里领悟到了建筑的魅力。她渐渐明白,房子不仅遮风蔽雨,而且蕴涵着艺术意味,可是中国还没有建立起西方这样的现代建筑科学。另一种说法是,启蒙她建筑学志愿的是一位英国女同学。


林徽因和父亲


一九二零年春天林长民赴欧洲考察西方宪制,特意携林徽因同行,旅居伦敦一年有半。这次远行,其实是林长民引领爱女登上她新的人生历程,不论生理还是心理,从此林徽因都告别了她少女时代。


林徽因和粱思成的结婚照


最终影响梁思成献身于建筑科学的是林徽因,思成曾对朋友们说过:当我第一次去拜访林徽因时,她刚从英国回来,在交谈中,她谈到以后要学建筑。我当时连建筑是什么还不知道,徽因告诉我,那是包括艺术和工程技术为一体的一门学科。因为我喜爱绘画,所以我也选择了这个专业。


梁思成、林徽因在加拿大渥太华结婚期间留影


徐志摩说的“忧郁”正是追求林徽因未能遂愿所致,失恋造就了诗人,好比西谚说的“愤怒出诗人”。然而优秀诗人不仅需要愤怒,还需要艺术锤炼。初涉新诗园圃的徐志摩自然锤炼不足,这场落了半年之久的“缤纷的花雨”,仅仅润湿园土而未出青苗。这批为数不会少的作品,徐志摩没有存留一首在他的诗集里,后人也没搜集到一首。今天,它们已很难有钩沉的希望。


林徽因的美让梁思成一见倾情


梁思成也罢,金岳霖也罢,都是那种有一副宽厚温暖的胸怀,可以让女人靠一下的男人。林徽因在北京城墙上的坚持,尽显一个建筑学家的执着与刚烈,但是,再刚烈的女子,恐怕也无法避免对身后有一副坚实臂膀的期待。这种说不清的东西,就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看来,林徽因实在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我想她看到能有冰心这样优秀的女子来吃醋,心里只怕是既惊又喜的感觉吧……而送一坛子醋的处理方法,也实在是妙极了,还带了一点小女子炫耀老公的俏皮,竟让人生不起气来。


林徽因人到中年气质依旧


一九三一年,金岳霖在徐志摩的引荐下,敲开了总部胡同那扇门,见到了京城“四大美女”之一。这就是张幼仪所谓“思想更复杂、长相更漂亮、双脚完全自由的女士”,这就是徐志摩曾为之如痴如醉的人物——林徽因。


徐志摩林徽因与泰戈尔的合影


泰戈尔同北京学生见面的场面,在吴咏的《天坛史话》中有生动的描写:“林小姐人艳如花,和老诗人挟臂而行,加上长袍白面,郊寒岛瘦的徐志摩,有如苍松竹梅的一幅三友图。徐志摩的翻译,用了中国语汇中最美的修辞,以硖石官话出之,便是一首首的小诗,飞瀑流泉,淙淙可听。”



殷明珠


上海滩女明星第一人殷明珠


自小就容貌出众、洋气十足的殷明珠,被中学同学们称为“FF”(following fashion)小姐,意为紧跟时髦的女士。从此以后,FF女士成为殷明珠的代名词,并且闻名上海。后来,这位时髦洋气的美人又成为上海滩女明星第一人,改变了当时电影多男扮女装的局面,中国电影也由此开始了由女性担任女主角的历史。



盛爱颐


盛爱颐


民国期间,上海滩有两个很出名的七小姐,一个是孙宝琦的七小姐孙用蕃,她就是张爱玲的后母。而另一个七小姐就是盛宣怀的第七个女儿,闻名整个上海滩的盛爱颐。盛爱颐以“盛七”闻名,她在与宋子文的恩恩怨怨中尽展个性;在中国第一桩女权案中大显风采。这样一个出生在盛世豪门的女子,尽然还拥有着如此大气勇敢的性情,这不得不算是旧上海的一个传奇。



张爱玲



古人云:“传奇者,因奇而传。”对于传奇,张爱玲有自己的说法:“书名则传奇,目的是在传奇里寻找普遍人,在普遍人里寻找传奇。”其实,传奇无需寻找,张爱玲其文其事便是。她的一生坎坷曲折,犹如一卷长篇传奇,而她的文字也宛若金针,貌似漫不经心地描龙绣凤,实际上却将字字句句都刺在了读者的心头。



通常情况下,一个男人变了心,肯定要千方百计地瞒住老婆,虽然最后大多弄巧成拙,显得非常猥琐。人家胡兰成却不是这样,他太得意,太兴奋,太想找个人说道说道了,但这个听众很难找,“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他要讲给一个听得懂的人听,他那么欣赏、崇拜张爱玲,同时也想让张爱玲见识见识他的能耐,所以,中间他从武汉回到上海,第一件事就是把这档子事,讲给张爱玲听。张爱玲的反应也跟一般人不一样,竟然“糊涂得不知妒忌”。



不管怎么说,胡兰成和张爱玲的一段情,使他比别人更多地接触到张爱玲,读到了更多的精彩,她面对经典百无禁忌,她表情达意直指人心,她深刻的身世之感,华丽与苍凉交替的人生体会,都让半瓶子醋的、心虚气短的胡兰成大开眼界,用时下流行的说法叫:原来人生和经典都可以这样读。


中年张爱玲


他的话经她一开解,便有了新的意思;而她的人经他一描述,亦有了新的形象——是她,又不是她,如“花来衫里,影落池中”,别人见不到的她的好,都一一落在他眼里,并且清切地懂得,于是花更美,影更艳。他形容她“柔艳刚强,亮烈难犯”,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又说:“张爱玲的顶天立地,世界都要起六种震动。”


孤独逝去的张爱玲为传奇画上了一个唏嘘的符号


谁能想到,风华绝代的才女张爱玲,晚年生活的中心不是写作,不是研究,不是游历,而是艰苦卓绝地与虱子战斗。据张爱玲遗嘱执行人林式同说,从1984年8月到1988年3月这三年半时间内,她平均每个星期搬家一次。这似乎是夸张,因为这样算下来,张爱玲搬家次数达180多次。



王映霞


江南第一美人王映霞


没有郁达夫,就没有王映霞。王映霞一生的是非功过,都和那位文学才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幸福是因为郁达夫,不幸也是因为郁达夫。这么说或许有点偏执,但事实的确如此。王映霞与郁达夫的传奇恋情,在民国时期的已被传为佳话,被誉为“现代文学史中最著名的情事”,但这段才子与江南美人的轰烈爱情却最终以悲剧草草谢幕。


郁达夫和王映霞


郁达夫是个又浪漫颓废又放荡不羁的人。都说有名的文人,多有怪异的地方,包括一些神经质的想法。郁达夫也不例外。就以妓女海棠为例,人家嫖妓都找有些姿色的,若做红颜知己更需才艺俱佳,他喜欢的妓女海棠偏是个老丑还没人爱的女子。对此,郁达夫给人解释说,他爱海棠不为情欲,就是因为别人都不要她。就是这样一个怪异的人,在邂逅王映霞的一刻,他动了真情。不再是像对家妻孙荃和海棠那样,可以轻易周旋,心态轻松。这回,他知道不可以。



赵一荻


风华正茂的赵一荻


如果说,20世纪除了战争之外还曾留下玫瑰的话,那么,“少帅”张学良与“赵四小姐”赵一荻无疑是其中最绚丽的一对。很多女人都会爱上少帅,但能没名没份地陪伴一个失意的男人度过几十年寂寞幽禁生涯的,只有赵四小姐。张学良与赵一荻延续70多年的真挚爱情,堪称中国20世纪的爱情神话。如果不遇到张学良,赵一荻会有一个什么样完全不同的人生?如果没有赵一荻始终陪伴左右、相濡以沫,张学良将怎样度过那孤寂的软禁岁月?当然,历史不能假设,事实是他们相遇了,相识了,相爱了,共同走过了漫长的人生岁月。


张学良于1926年在天津蔡公馆举办的一次生日舞会上与赵一荻相识


1964年7月4日,64岁的张学良与51岁的赵四小姐,在台北一位美籍牧师家里,按照严格的宗教仪式举行婚礼。


幽禁在台湾的赵一荻,神情忧郁


蒋介石晚年败逃台湾后,始终将张学良视为“党国的第一罪人”,除了将他软禁外,还特别安排了三道关卡,限制张学良的人身自由。


赵一荻的心思全在张学良身上。她不能在张学良身陷囹圄的时候,自己选择出国留学的逍遥之路。出于种种考虑,她婉谢了大哥大嫂的美意,只说:“我现在早对留学不感兴趣了。”“如果不想去美国留学,到那里观光也是可以的嘛!”三哥国梁时时关注着四妹的情绪。他不知道四妹仍对失去了政治前途的张学良抱有幻想。


张学良和赵一荻在张学良九十大寿庆贺会上合影


出处:2014-11-30 新华台湾 拾文化

栏目: 文史书画
2014-11-30 (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本栏热门
匈牙利绘画:宫廷典雅
他被称为绘画之神,提
莫奈全集(高清500张
最善于画女人的男艺术
感人至深,送给你世界
儿时的年味儿,你记得
油画人体100张!美哭
通篇只有一个读音的中
《三国演义》中最能忍
美国伟大的艺术家萨金
解放前最美丽的军统女
中国女人体油画大全(
如页面图片、音视频显示不完整,请切换浏览器到<极速模式>

WX24小时


WX24小时(微信24小时)更名版
wx24.cn”所属精读收藏微文集
本站联系邮箱:wx24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