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社交世界
情感心灵
居家生活
运动健康
山水旅行
幽默开心
艺术影音
文史书画
首页 情感心灵 《愿所有的爱,不负等待》
愿所有的爱,不负等待

文/居经纬

刘瑜在《送你一颗子弹》里讲到,男人按长相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档次:丧权辱国;闭关自守;韬光养晦;为国争光;精忠报国。

按刘瑜的分法,不偏袒、不加同情分的话,可乐应该属于韬光养晦型的,也算对得起社会和祖国。

可乐是我的大学同学,原名不详,大家都喜欢叫他可乐,原因是他一开学就给全班所有男生每人发了一罐可乐。我们班男生分布在四个寝舍,刚开学大家还都不认识,可乐跑到隔壁几个宿舍送可乐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是碰到兼职发传单扫码送饮料的,也都没当回事,后来刚好被一认识可乐的同学一提醒才反应过来,“哦,可乐同学,谢谢哈。”这样,可乐的名字由此得来。

后来大家发现,可乐还真对可乐情有独钟,每天课前饭后都要买上一瓶可乐,我们说,你能不能换个雪碧橙汁啥的,也不能天天喝可乐呀。可乐对身体不好。

可乐杀精。学渣男吓唬他。

可乐毫不在意,说,没事,我坚信我会永远生猛下去。

学渣男,人家可乐有资本喝,你就别为人家操心了,你还是多吃大腰子哈。

说完,我就去逃命了。

可乐有个习惯,每天饭后睡前都要打一通电话,平均每天要打四通电话(保守估计)。

可乐呀,你跟谁天天打电话呀?我们问他。

我女朋友。

你有女朋友?我们惊讶。

对呀,高中就有了,后来我来到了北京,她留在了四川。

哎,又是异地恋。我叹了一口气。

我对异地恋一向不看好,我觉得异地恋应该是两个高手之间的对决,像我们这类无名鼠辈的小兵小将就不要玩了,除了每天煲煲电话粥,其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的下场还不是不了了之。

在我看来,可乐也不是什么高手,顶多算个青铜级别的入门选手而已。

我问过可乐,你每天这样打电话,有意思吗?

可乐说,有时候有意思,有时候没意思,后来已经习惯了,我觉得挺好的。

我没再说什么,毕竟不是当事人,没什么发言权。

可乐的女友叫张静,大一暑假的时候,她来过北京。

张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正宗川味,娇小水嫩,带酸辣。

跟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舍友几个问张静,嫂子,能不能喝酒。

张静看了看可乐,说,一般不喝酒哎。

我们对可乐说,难得嫂子来趟北京,你还不让她喝酒,这可不对呀,我听说川妹子可能喝了。

可乐说,能喝是能喝,可是喝酒误事。

我们齐问,什么事?

可乐一看我们这表情,连忙给我们倒满酒,收回你们肮脏的思想,干了这杯。

张静也不甘示弱,开启了酒霸模式。

那天我们都喝多了,可乐走路也晃晃悠悠的,倒是张静像是喝了几瓶白开水一样,神情自若地走在大街上。

我们喝得醉醺醺,但大是大非还看的出来,我们异口同声对张静说,嫂子牛逼。

嫂子我跟你打个小报告,可乐这小子最近有人追哦,你可要当心了。

张静说,也就本美女眼瞎看上她,其他人看上他,肯定没我好看。

嫂子英明。不过,嫂子,我还有一事相奏?

什么事?他出柜了?

这倒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他每天喝可乐,一天要喝好几瓶,这毛病你们在一起就有了?

张静听完没说话,沉默片刻,叫住可乐,给我站住。

可乐瞬间清醒,怎么了?

给我抱抱!

我去,当街秀恩爱,人人喊打!

后来张静告诉我们,原来他俩上高中的时候,可乐每次在球场打球,张静都会买可乐送给她,这一送就送了整个高中岁月,直到毕业,再也送不了了。

可乐说,他其实一开始很不喜欢可乐的味道,喝多了也就习惯了。这就跟谈恋爱一样,你一开始可能觉得异地恋处处是问题,但是时间长了,你就会觉得挺好的。习惯一旦养成,就会看见美好。

我听得热泪盈眶,感动得稀里糊涂,我说,异地恋是要两人共同努力维系的,以前我也有过,但我中途放弃了,一方面我对自己没把握,另一方面我对对方也没把握,后来我就闻异地丧胆,直呼不约不约。

张静对我说,这是病,得治,你是没遇到那个让你不顾一切甘愿寂寞的人。

可乐接茬,继续损我,最主要还是他太花,哪像我这么专一。

得了,你们妇唱夫随,我也不自讨没趣了。

张静在北京没待几天就走了,她和可乐又开始了一如既往的电话爱情。

我对舍友说,中国移动每年得办个异地恋活动,比赛哪对情侣打电话时间最长。

舍友哈哈大笑,说,非可乐莫属。

可乐一听不乐意了,电话费你们帮我报销啊。

我说,找中国移动去。

我用的是中国电信!

后来我仔细听过他跟张静的聊天内容,虽然他们说的是四川话,但幸好我有南方方言基础,也能听出个八九十。

“你心情不好呀,我心情可好了,你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

“那哥们有我帅嘛?有我帅那有我高吗?有我高那我有我富吗?不对,我不富,但是我有你呀,他没有。”

“我觉得我们将来生小孩呀,外貌遗传你,幽默遗传我,那就十全十美了,千万不要搞反了,搞反了还要老爸教他怎样讨女孩子欢心,不好不好。”

……

可乐就这样卖萌耍贱,把张静哄得乐滋滋的,直到张静说困了,可乐才工作结束。

我说,可乐你累不累呀?

可乐说,不累呀。

我说,我真觉得你家张静整天没事做,才不停打电话给你消磨时间,你得给她找事做。

可乐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她好像真没什么可干的,她们大学课程特别轻松,一天就两节课。

我说,那你也不能太由着她呀,我们专业课程挺多的,你每天跟她唠完,还要熬夜补作业,这又是何必呢。我觉得你得跟她说一下,不然她不知道你的处境。

可乐说,不用,我能应付得过来。

到了大三的时候,我们课程达到了爆棚的程度,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而同是大三的张静却闲得像是个退休老人,每天给可乐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可乐也是纵容她,来一个接一个,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在电脑前做着电路仿真。

但一心不可二用,可乐也没精力像之前那样地逗张静开心,就简单地说几句保持对话的正常进行。

这女人可是最敏感的,张静一听就觉得可乐在搪塞她,扔下一句不打扰你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可乐这下就乱了,他知道异地恋已经缺少拥抱牵手的温暖,倘若要是承认错误都不及时的话,那可要问题越来越严重化了。

可乐给张静打过去电话,说,静静,最近特别忙,本来想跟你说的,但怕跟你说了,你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了。我知道你一个人挺无聊的,所以我想陪你说说话也算一种陪伴吧,但最近太忙了,刚刚就一边做着课程设计一边跟你讲电话呢。

张静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她听完可乐的肺腑坦白,也不生气了,说,你这几天好好学习,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你每天忙完有空的话就给我打,不要担心我没人陪,我可以跟舍友去上自习的。

大三在忙碌中度过了,大四一开始,大家也就为自己的前程奔波劳碌了。

宿舍人整天看不到人影,有的泡在自习室准备考研,有的每天西装革履地去实习,有的直接收拾行李准备回家继承家产了。

唯独可乐每天在宿舍闷闷不乐。

一开始大家每天晚上回来都疲惫不堪,也都没在意这事,直到有天,宿舍考研党回来看见可乐在阳台上抽烟,地上烟头一大堆,这事才被我们知晓。

晚上我们回来的时候,宿舍开了座谈会,大家让可乐把事情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不出我所料,可乐告诉我们,张静要跟她分手。

为什么分手呀?我们异口同声。

可乐说,张静觉得这样下去会耽误我,她说她只能呆在四川,来北京压力太大。

当时的可乐已经被北京一家公司给签了,薪酬待遇方面都很不错。

可乐说,我想去四川陪她,但是我又不想放弃北京现有的一切。假如我现在扔下一切去四川找她,也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对于我俩的未来也不一定是好事。

这个问题是够棘手的,我们束手无策,大家都七零八落地说了几句,但谁也没有提出建设性的建议。

最后可乐当机立断说,算了,分手吧,也是给我俩的一个考验,我也想证明一下我对她是足够爱,还是一种习惯。

我们都举双手赞同。

其实一路过来,我觉得可乐为张静付出太多,可乐做这样的决定可能对张静不公平,但爱情本来就不公平,它不会一帆风顺,生活中的坎必须得跨过去,八十一难修完,才能取到正经。

毕业后,我跟可乐很少见面,但联系却未中断。

一天,我接到他电话,说是要我帮她照看他家狗一顿段时间,他请了一周假,回四川一趟。

他的狗叫橙汁,一个公狗起这么个名字,真是奇怪。

我也没问他回四川干嘛,反正自己家也养了一条母狗,我就答应了下来。

一周后可乐回来找我接狗,我问他你回四川干嘛呀。

可乐说,秘密,以后告诉你。

还秘密,是不是张静结婚了,给你发请贴了。

可乐说,要结婚也是跟我结婚呀。

我说,你还没忘掉她呀,估计她都交了新男友了,你俩分了都快一年了。

可乐说,有了就再追回来呗。

我说,你这辈子就吊死在这课树上了。对了,可乐,你这狗为啥叫橙汁。

可乐说,秘密,你猜。

我说,猜你大爷,赶快把你家狗抱走,这几天俩狗在一块天天叫个不停,吵死我了,觉都没睡好。

有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张静打来的。

张静说她决定要来北京找可乐,她让我帮他俩安排一场见面,但不要让可乐提前知道。

我欣然同意。我打电话给可乐,说下周五晚上请他吃牛排。

可乐一听,说,下周五我就不在北京了。

我一听,心想这该如何是好,这两人一点默契也没有。

我问可乐要去哪。

可乐这才把之前的秘密告诉我。

可乐上次去四川原来是去一家国企面试,在北京工作的一年里,他一有时间就会联系四川那边的公司,想着哪一天顺利跳槽过去,这样他跟张静也能重逢。

可乐告诉我,那边公司前几天打来电话,告诉他之前的面试通过了,下周就可以过来办入职手续。

我说,可乐你可以呀,就把我一人撇在北京了,真是重色轻友。这事要不要告诉张静呀?

可乐说,暂时不要告诉她,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我说,你们真的是好有默契,其实张静前几天给我打电话,她要来北京找你了。她还让我请你吃饭,然后她突然出现。可乐呀可乐,现在该如何是好呢。

可乐说,要不我跟公司那边说下,晚几天去入职,你们的计划不变,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万一张静跟你一样,也要跳槽到北京了呢,你们这样交换地点工作,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呀。

可乐说,没关系,我这边还没递交辞职申请,她想留北京,我就呆北京;她要回四川,我就陪她去四川。

我说,还是北京好呀。我家公主需要你家橙汁呀。

那天周五晚上,张静按照我的指示来到我跟可乐事先安排的餐厅。

我收到张静的短信,她到目的地了。

我跟可乐说,你的神秘嘉宾到了,我该去上厕所了。

张静出现在可乐面前的时候,可乐有点惊讶。

张静说,可乐,对不起,我来晚了。

可乐说,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来吃牛排的。

张静说,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这次来北京就不想回去了,我想留下来陪你。以后再大的风雨也不会让我离开你了。

可乐说,你该不会辞职了吧,你真傻。

张静说,我在北京找到新工作了,我不傻。

可乐说,把手伸出来。

张静说,你要干嘛?

可乐说,求婚呀。

我出来见证他们浪漫一刻的时候,张静终于缓过神来,说我出卖了她。

我说,其实……

可乐打住了我的话,可乐说,其实这个戒指我放到身上很长时间了,我一直觉得在我们重逢那天,我要将它戴到你手上。

张静泣不成声,像个泪人。

后来我问可乐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张静,你不告诉他对你不公平,你也默默为她做了很多。

可乐说,既然结局是好的,何必在意谁付出多少呢。

后来我再也没有提过此事。倒是有天,张静给我打电话,问我可乐是不是先前准备去四川工作的。

想到可乐要我保守秘密,我只好说,怎么会问我这个呀?我不太清楚。

张静说,我在抽屉里看到一本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成都的一些国企外企名单,划满了钩钩叉叉。

张静说到这的时候,我终于没忍住,把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了她。

我说,可乐不希望你知道这件事情,她不想你因为这件事让你更加觉得在这份爱情里你亏欠她太多。可乐告诉我,这世间最好的结局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既然能在一起,就无需计较孰是孰非,也无需计较付出多少。

张静听完沉默了好久,最后哽咽地跟我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可乐跟张静在北京一起团聚后,有时候他们也会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

有次我去吃饭,刚进门,我就东张西望,说,可乐,你家那橙汁呢,我家公主想死它呀。

张静听到我说话了,你家公主谁呀,你女朋友呀,她认识我?

我笑着说,我家公主呀,是我养的一条母狗,想你家那橙汁了。

张静皱起眉头说,想我?

我说,不是,想你家那条金毛狗了。

张静说,金毛狗叫雪碧呀。不对,你刚才说橙汁,可乐,你给我出来,这狗以前叫橙汁吗?

我说,是呀,这狗一直叫橙汁来着,还跟我家公主睡过一段时间呢。

可乐慢悠悠地从厨房出来,稍息立正等待张静发落。

上原来在高中的时候,张静每次给可乐送可乐的时候,都会给自己买瓶橙汁。后来,可乐成了可乐,橙汁成了橙汁。

张静不在可乐身边的日子,可乐干脆养了一条狗,取名橙汁,寄托相思之苦,一些想对张静说的话可乐都会对着橙汁说。

张静第一次看到橙汁的时候问可乐:“这金毛叫什么名字呀?”

“叫雪碧,可乐橙汁雪碧,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可乐说。

出处:2015-08-13 情感

栏目: 情感心灵
2015-08-14 (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本栏热门
人生就像是自行车,太
2014年最后一个月,给
像芈月一样,一个知道
写在岁末,致这一年的
人生四苦 、 四醒(
我们爱过吗?我们只是
最神秘的25个心灵陷阱
人心如落叶
2015,再见上半年
70后的女人,最美的女
十句话,折射一个人气
时间不语,却带走了很
如页面图片、音视频显示不完整,请切换浏览器到<极速模式>

WX24小时


WX24小时(微信24小时)更名版
wx24.cn”所属精读收藏微文集
本站联系邮箱:wx24cn@163.com